很多时候就是感受。体验即体验,所见即所见。

喪家狗:

神圣车行 | 电影的世界——我们不缺观众

真的佩服卡拉克斯的想象力了,一个后新浪潮导演,满脑子的新思想,这不是电影,这是电影的电影,描绘了一个奇异的电影的世界,摄像机就是路人的眼睛,演员一直在奔波,有些疲惫,但是他们如何都不能做他们自己,即便他们在电影中死了。(或者是在电影中百毒不侵)

卡拉克斯的电影很怪,但是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你会不知不觉接受影片的奇怪设定,《坏血》中不知为何就要狂奔的男孩和女孩,结尾用了少有的快镜头,同样制造出了一种永恒的感觉。男孩和女孩的奔跑没有理由,本身也没有寓意,也许电影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电影拍出来只是想给人一种体验,过多的解释便会限制每个人的体验过程。

对这部神片,我过多的言语是对电影的破坏,《一条安达鲁狗》之所以难懂却被封神是因为布努埃尔和达利说过“影片中没有什么东西象征了任何事”,(从片名开始表达,影片中没有安德鲁,没有狗),对其意象进行解释才是这部电影真正想攻击的对象。大卫林奇也极其讨厌影评人对他影片中的意象进行解释,他自己也不会对他的作品进行任何解读,有时过多的思考会曲解电影本身的意思,可能导演选择意象并没有任何含义。有些学者甚至把林奇的作品分为诺斯替派,在其电影中寻找与诺斯替派观点的相似之处,然而林奇自身并不了解诺斯替派的存在。

电影被学者们和影评人们弄的复杂了,以至于我们现在都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关于电影的最纯粹的体验。

扯远了,此电影一定会给你带来一段对电影的新认知,无论你喜欢他与否,错过他就是遗憾。

评论
热度(583)
  1. 1日喪家狗 转载了此图片
    想看

© In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