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家狗:

逃避者|拼贴出来的迷影纪录片

一部从未上映甚至是完成的影片,Shirkers逃避者,本应成为新加坡这个小岛上第一部独立电影,本应被载入影史,但他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却是以这样的形态,一部纪录片,是导演Sandi的一个回忆录,是一段溯洄,同时是对九十年代新加坡的群像的刻画。《逃避者》讲述了《逃避者》这部消失的影片本身和消失的那一代人。

Sandi生活在90年代的新加坡,而“逃避者”正是在早期朋克和zine文化中孕育而生的,电影前段部分讲述了她的童年和青春,我们看到了她对童年仅剩的图片素材的处理方式,剪贴画,拼贴艺术,当然这种方法不仅仅是表现在她的明信片、报纸、随意涂鸦上,拼贴感存在于整部电影中。

“我们必须是科恩姐妹,我发誓”,这是Sandi和她的朋友Sophie对自己的幻想,她们年轻,她们听独立音乐、看小众电影,她们自命不凡,因此她们构想的电影一定是大胆的,是天才与幼稚并存的。

于是Sandi和她的好朋友们创作出她的处女作——逃避者。而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她的师乔治,他同时掌握着剪辑权。乔治帮助女孩子们实现了她们的梦想,同时也摧毁了她们的梦想,不,应该是带着她们的梦想消失了,乔治带走了《逃避者》所有的胶片去剪辑,从此杳无音讯。

《逃避者》一共70盒16mm的胶片,在拍摄完成第25年乔治去世后才得以重见天日。

我们对乔治知之甚少,只知道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很神秘很冷漠,但是举止又会很热情,就是这样一个极不协调的男人,做出了这种奇怪的举动。

电影的后半段是Sandi一直在努力的寻找乔治封存她影片的原因,她企图在乔治死后从他的亲朋好友口中拼凑出一个他,才发现越拼凑他就越神秘。

即便如此Sandi并没有用怨恨的感情来拍摄这部纪录片,尽管如此理性的拍摄和看待这件事情违背了她青年时期的野心,毕竟她们也都不再年轻,而那部《逃避者》记录了那个年代年轻的她们,影片中的人物设定充满了拼贴感,把新加坡最大的狗、癫痫病人、杀手、小孩带上,去一个乌托邦的世界,组成一部公路电影,同时充满了叛逆,在口香糖禁止后的新加坡疯狂的嚼口香糖,让电影中每一个女性人物都抽烟,也记录了高速发展前的新加坡,而回溯这段历史,使这部电影看起来也有一点个人对社会文化进行考古的感觉。

而正是对作品的回溯使sandi开始反思,并逐渐与自己心中的乔治和解,走出了乔治的阴影,这一部纪录片就是sandi战胜心魔的标志。

在纪录片中讲述乔治带着胶片消失后,纪录片中出现了大量的互文,引用了大量的风格不一的独立电影,讲述乔治对sandi的影响和sandi在其他电影中会看到《逃避者》的影子。有法国新浪潮的《精疲力竭》、有伯格曼的《第七封印》、有德国新电影的《陆上行舟》、有独立电影《青春年少》,因此这部纪录片某种意义上更像一部迷影电影。各种风格在本片中能完美融合,伴随着欢快的人声伴奏,在全景中拍摄人物,beng!配上泡泡糖吹破的声音,人物消失,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这次真的看high了。当然作为一个观众,这个时候来讨论《逃避者》当时如果能出成片已经不再重要了,毕竟我们不缺这一部怪咖公路片。

ps.小编说lof会对“某些”资源链接会和谐,从今往后我发影评会在评论区留链接,如果没有链接,说明😏

pps.今年好像完不成200部电影了,好忙

ppps.明天截图做背景,我觉得这张海报很丑

评论
热度(48)
  1. 涩羁十趙菇凉喪家狗 转载了此图片
  2. InAir喪家狗 转载了此图片

© In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