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nibal/Hannigram包含】然后,所有人都能听到旁白(全员旁白梗,突发奇想的神经病文

Sybik_A大我要你的ass:

他们都属于腐勒,而腐勒确保了他们啥都能听到。时间设定在第二季左右。






⚠️注意⚠️ 旁白梗原梗来源于一个西部喜剧火枪手。我这里不是原梗啦。




 


《然后,所有人都能听到旁白》




【汉尼拔又一次的准备了他复杂又华丽的晚宴……】


威尔抬起了头。


【他邀请了所有第二季戏份多一点的角色,大家欢聚一堂……】


这下阿拉娜也听到了,她警觉地看向四周。


“谁在说话?”杰克问。


那个声音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前来吃白饭的人有……】


“嘿,你这么说不合适吧。”梅森抱怨道。


【威尔·格雷厄姆——世界上最有动物缘的男人,他每天平均三次看到鹿……】


威尔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并且每过一周就要带一只新狗回家。】“嘿!”威尔皱起了眉头。


【阿拉娜·布鲁姆,一位迷人的女性,最擅长让别人讨厌自己。】


阿拉娜生气了,她眯起了眼睛,对着空气投射出了威胁的目光。【说得对,杰克想。】


“我没这么想。”杰克的脸色变了。【他赶紧撒谎道。】


【还有弗雷迪·劳资,世界上最讨人厌的记者,在场的所有人都希望她赶紧死……】


“你们真这么想?”弗雷迪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露出了无比受伤的表情。


【是的。】


弗雷迪捂住了自己的脸。


【在场的还有梅森·猥杰和——】


“维杰,”梅森站了起来,打断了那个声音:“是梅森·维杰。”


【——和玛格·维杰,没人关心他姓什么,不过就按他的意思来吧——毕竟他是个神经病。】


玛格·维杰,这个从这场争论的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安静姑娘,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彼迪莉亚·杜穆哀里——】


金发的女士深深地叹了口气。


【杜里穆哀。】


“你就是不愿意放过我的名字对吧。”


【杜穆里哀——抱歉,汉尼拔神神叨叨的心理医生,她所有的台词都是用一种故弄玄虚的语气说出来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说话方式,我们最好不要以自己的偏好来要求他人。”【又来了,这种做作的腔调……】“我不发表意见了。”金发女人举手投降。


以及杰克·克劳福德。


“就这一句?”【杰克震惊的问道,他自认为是个重要角色……】


【以上是晚宴的全部来宾……啊,抱歉,漏了一个人,还有没人喜欢的弗雷德里克·奇尔顿。】


“这是什么声音?”奇尔顿终于惊恐的注意到了局面。【是的,他就是最迟钝的那个……】


“不管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威尔面无表情的说,“它很显然能清楚地看到全局。”


【是“她”。】


“抱歉,女士。”


【格雷厄姆毫无歉意地道了歉,思绪飘向了还在厨房里的汉尼拔……】


 


【此刻的汉尼拔正在切一块牛肝,他哼哼唧唧的唱着‘白色圣诞节’,尽管现在才九月……】


“他在唱‘白色圣诞节’?”杰克笑出了声:“汉尼拔在唱‘白色圣诞节’?”【杰克嘲笑道,完全忘记了他每次洗澡都要唱‘小星星’这件事……】


“认真的?杰克?”威尔露出了三年来最发自内心的一次微笑,他赶紧低下了头,躲避杰克仇恨的目光。


【当然,威尔·格雷厄姆也半斤八两,他经常在家里偷偷的学狗叫……】


威尔气恼地抬起了头。“我没有!”【他辩解道。】


“……我就学过一次。”威尔气的满脸通红。


【汪,汪汪汪,汪。虽然不像,但是勇气可嘉……】


威尔不敢出声了。


梅森笑得喘不过来气。【他学猪叫的时候倒挺像的。】


“谢谢。”梅森脸都没红一下。【是的,他就是这么不要脸,他上次把老二放进玛丽的屁股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闭嘴!”梅森尖叫道,试图打断这个神秘的声音,但他的努力徒劳无功。【——玛丽是一头猪。】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公猪。】


所有人都看向了梅森。


 


“我有点震惊。”杰克等了一会儿才说:“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你操了一只猪’这事儿还是‘你给一头公猪取名为玛丽’这个消息震惊了我。”


“你是基佬?”【弗雷迪的思维永远和别人不一样……】


“我不是。”梅森慌张地说。【他妹妹才是。】


“你是基佬?”弗雷迪把目光投向了玛格。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冷冷的回答道。


【气氛非常紧张。】


“我们先别急着对彼此的秘密表示惊讶了,”奇尔顿试图缓和气氛:“让我们冷静一下——”【弗雷德里克,这个手碰一下桌子都会哭的男人,在此刻展现出了难得的风范——】


“你说的不对。”奇尔顿的小脸涨得通红。


【他又气又恼,眼泪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所有人都看向奇尔顿,他尴尬的把手帕放回了口袋。【他多希望妈咪在他身旁……】


“住口!”奇尔顿再次掏出了手帕。【他想念他粉色的小床……】


奇尔顿站起身子。


【现在,小弗雷德里克打算把泪水忍住,他会等到走进卫生间再放声大哭,他肯定妈咪会为他的坚强感到骄傲——】


奇尔顿重新坐下了。


 


“不管刚刚奇尔顿到底在想什么,他的提议都非常有用,”彼迪莉亚试图把谈话拉回正轨:“我们的确应该冷静一下。”【天啊,杰克长得可真丑,她想。】


杰克的眼神里燃起了有史以来最憎恨的憎恨之火。


“对不起。”她窘迫的说。【他生气的时候甚至更丑,她不受控制的想。】


杰克骂了一句脏话。


【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背景音乐适时的响起……】


“别放了。”威尔说。


【紧张的背景音乐更能烘托出此刻的氛围……】


“别他妈放了!”威尔吼道。


【也成。】


背景音乐停下了。


【毕竟,比起这些争执,威尔更在意汉尼拔为什么还没从厨房出来,他无比期盼看到医生那宽阔的肩膀,以及结实的手臂。莱克特医生的背影更加引人遐想,威尔多希望自己能倚靠在那温暖厚实的背上……】


“闭嘴。”格雷厄姆冷静的说。


【他甚至偷偷的打开过医生的衣柜,闻了闻医生的——】


“内裤?”阿拉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不,只是衬衣而已。】弗雷迪闻罢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闭嘴。”格雷厄姆的声音变得没那么冷静了。


【他清楚地记得医生在第一二季《汉尼拔》电视剧中所有的西装造型,这个邪恶的心理医生穿三件套的样子另威尔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迷恋……】


“什么电视剧???”杰克问。


“这个电视剧凭什么以他命名???”梅森问。


 


威尔觉得他要昏倒了:“汉尼拔——”他喊道。


【汉尼拔端着盘子走进了房间,屏幕的亮度随着他的出现变得更暗了……】


“我在这儿。”医生用安慰的语气说。


【医生终于完成了厨房里的工作,一进餐厅,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挚爱——】


阿拉娜自豪的点头示意。


【——威尔·格雷厄姆身上。】


“放你娘的屁!”阿拉娜冲着空气吼道。


【而阿拉娜怎么都不会想到,在她和汉尼拔共度无数个激情夜晚后,】“你这他妈的是在透露隐私。”阿拉娜厉声说道。【她会在不远的未来和玛格·维杰疯狂的做爱……】


阿拉娜,玛格和梅森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不止一次。】那个声音补充道。


玛格打量了一下阿拉娜:“还不赖。”她冲阿拉娜抛了个媚眼。


【而玛格怎么都不会想到,明天她就会和威尔·格雷厄姆疯狂的做爱。】


阿拉娜,玛格,梅森,威尔和汉尼拔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操。”汉尼拔说。】


“我没说。”汉尼拔冷漠的看向天花板。


【你准备这么说。】


“我没有。”汉尼拔干巴巴的反驳道。


【那你就是这么想的。】


“你能不能……”【汉尼拔恼羞成怒。】


“我没有恼羞成怒!”


“得了,你别拿我们寻开心了!”杰克替汉尼拔解了围。【仗义的黑大胖替他的朋友出了头,但是如果他知道汉尼拔就是切萨皮克开膛手,他还会拿他当朋友吗?】


“啊?”杰克说。


【如果他知道汉尼拔会用玻璃片割开他的脖子,他还会拿他当朋友吗?】


“啊??”杰克说。


【如果他知道贝拉得了癌症而且快死了,他又会怎么想呢?】


“啊???!!”杰克说。


“汉尼拔不是开膛手!”阿拉娜尖叫道。【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她被阿比盖尔从二楼推出窗外……】


“阿比盖尔还活着?”威尔说。


【当然,她现在就在楼上,在黑暗中看同志色情片……】“可以了,打住。”汉尼拔说。


 


杰克终于从恍惚状态中缓过气来:“我就知道威尔说的是对的!”他掏出了手枪。


“我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威尔说。


“你说的是对的。”汉尼拔耸耸肩。


【气氛剑拔弩张,杰克举起了枪。汉尼拔拿出了刀,弗雷迪掏出了相机,彼迪莉亚打算开溜,奇尔顿喝了一口娃哈哈。】


奇尔顿放下了杯子:“我一紧张就想喝水。”他心虚的解释道。


【只要把这群人都杀了,我就能和威尔共享二人世界了,汉尼拔想。我会把他一把推到墙上,然后撕开他的衣服,我会用嘴……】


“你能别在这种时候想这些吗?”杰克忍无可忍。


“抱歉,我忍不住。”


“你可以把它想完吗?”威尔鼓励道。


【这就是为什么汉尼拔永远都不会有第四季……】


“求求你快他妈闭嘴吧!”


 


 




彩蛋:


【莱克特医生再次穿上了他的透明杀人服,他蹲在受害人的门外等待,他的屁股因为长久保持一个姿势有点难受……】


“我——”汉尼拔怒不可遏。


【受害人快要回来了,亮度变暗……】


汉尼拔沉默着等待。


【变暗……】


“你——”汉尼拔运用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制止了自己连骂八十句脏话的冲动。


【还要再暗一点……】


“我要看不见了。”


【抱歉,亮度稍微调高一点……】


干完这票我就自杀。汉尼拔绝望地想。 






与此同时……


【汪,汪汪汪,汪。】


“求求你别他妈烦我了。”威尔呜咽着在床上缩成一团。



评论
热度(2734)

© In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