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Spideypool】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哈哈

Jam.(TomCollins Lover):



授权:







【译者】我知道我曾立过“近期除了saet不会再翻其它文”的flag😂但最近读到的一篇小短文我真的太喜欢了,所以忍不住要了授权抽时间翻译了出来。我想这篇文神奇就神奇在,它几乎可以被当作所有Spidepool HE故事的结局:心酸又甜蜜的伪三角也好,火辣的纯肉/abo也好,奇幻的au也好,官方剧情向的也好———所有传奇的爱情故事都将在高潮后,逐渐驶向平平凡凡的柴米油盐。


有读者反映读完以后想到了自己的爹妈:)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原文地址: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00996




作者:Celebrate_the_irony




译者: JX




分级:无分级




配对:Peter Parker/ Wade Wilson




总结:


“你持续不停地喘气!我感觉我像是在打一通变态电话,而我是身为变态的那个!”Peter厉声道。而人们都说,浪漫早已经绝迹了。




换言之,这是一个关于某对结婚多年的夫夫在凌晨3点为琐事争吵的故事。










“你干嘛非得那样呼吸呢?”




“哪样?”Wade睁开惺忪的睡眼霎时惊醒。难道他要死了?如果是死于肺气肿的话,他绝对会被气炸的。他终于设法完全抬起沉重的眼皮,正好撞上Peter直击灵魂的凝视。这情景大概本应该会把Wade吓个半死,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却毫无波动。毕竟结婚十年的人,已经很难会被自己伴侣的诡异行为吓尿了。




“你持续不停地喘气!我感觉我像是在打一通变态电话,而我是身为变态的那个!”Peter厉声道。而人们都说,浪漫早已经绝迹了




“是吗?我没注意,肯定是因为当时正忙着睡觉。”Wade耸耸肩,翻过身背对Peter,以继续睡个安稳觉。然而Peter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




“你知道我上一回睡安稳觉是什么时候吗?八年前你去密歇根的那一周。唉,我真想念那个时候。”Peter大声说,一边翻身仰躺在床上,以腾出空间做夸张的手势,“耳边没有喘气声,被子有史以来第一次全特么都归我了。而且还不会被人突然从床上踹下去。真是最爽的一周了。”




“那明明只发生过一次好吧,而且是你自己非要冒险睡在床的最边上。你也知道我晚上睡觉喜欢动来动去,你还能期待发生什么呢?”




“我不知道,也许是我老公用胳膊圈住我,把我搂进怀里。你为啥再也不这样对我了?”Peter埋怨。




“因为一夜过后我还想要回我的胳膊。它们确实可以再生,但你对待它们的方式让哥很担心这会是哥能长出的最后一双手。”Wade敢这么讲完全是因为他太了解Peter了。他同时也知道,自己突然抱住Peter换来的淤青要花整整二十分钟才能自愈。




“你浪漫一次会死吗?”Peter叹气。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Wade回答。




“你知道还有什么嘛?”Peter突然转移话题,这让Wade不由有点紧张起来。




“不造,甜心,但哥洗耳恭听。”




“你流口水。有时候我一觉醒来,感觉自己是在看’黑湖妖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里的怪物【注1】。”Peter叨叨起来,短时间内貌似完全不会停下。




“嗯,我的皮肤确实很像鳞片。”Wade说,他只想继续睡觉。




“所以每次和你躺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有溺水的危险。我觉得我像是坐在一张浮在水上的巨大门板上一样,等着你渐渐被冻死。【注2】”Peter说,而Wade嗤了一声。




“那你可得等上好一会儿。”




“还有一件事———”Peter继续抱怨着让他缺乏睡眠的原因。




“你真让哥感到惊讶。”Wade干巴巴地打断道。




“你总是讲梦话,关于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从来不问。但我再也用不了收音机闹钟了,因为闹钟响的时候我会误以为是你在说梦话,然后接着睡。”Peter发牢骚。




“你要是运气好的话,我哪天正好把你踹下床你就不会睡过头了。”Wade阴郁地咕哝。




“没必要这么激动嘛。”Peter笑起来,深谙自己的举动有多么激怒Wade。




“我没有!———” Wade开始大吼,然后他克制住自己,“我并没有激动。”




“你有那么一点点激动。”




“呃好吧,你猜怎么着,你比我更过分。”Wade开口。噢,内战开始了。




“是嘛。”Peter哼了一声。




“你在床上剪脚趾甲,真的恶心死了,老实说,我很想考虑要不要为此和你离婚。我可没想娶进来你剪脚趾甲的习惯,我现在每次爬上床都觉得硌脚。简直辣眼睛,你应该为自己感到羞愧。”Wade大声怨道,语毕,他垂下眼望向Peter,想看看他有没有理解这番凶猛的言论。




Peter显然没有,他依然朝Wade扬着嘴角。




“你在心里憋多久了?”Peter问。




“从我们开始约会的三周后起。”




“但你什么也没说?真不像你,竟然放弃了抱怨我的机会。”




“应该说真不像。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根本没什么好抱怨的。”Wade自认为自己足够公正,他原以为这会让Peter感到愧疚,但他听见的笑声却证实着截然相反的事实。




“你居然好意思一脸正经地这么说?就在今早你还嫌弃我吃烤面包的样子来着。”




“你从中间开始往外吃,还吃得到处都是,你到底啥毛病?”Wade说,Peter在他抱怨的时候凑上前依偎在他的身侧。




“这样我就不用吃面包皮了。”Peter回答,好像这是唯一明智的选项似的。




“切了不就完了嘛!”Wade忍不住说,难不成他才是这个家里唯一的正常人?可能他还真是。




“我爱你。”Peter用甜蜜而真诚得发腻的语气喃喃,要不是因为是他的丈夫,Wade早就跑出去吐了。




“憋企图萌混过关好吗,你这人真的很让我难以忍受,更别说你还毁了面包的神圣和我俩婚姻的神圣。”Wade的火还没消,要他说的话这是Peter先起的头,而Wade不把话说完是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我挺爱你的,其实。”Peter回忆,“你去密歇根的那周,每分每秒我都觉得难熬,根本就没睡着过。我想我可能是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明明讨厌你的鼾声,但离了它根本睡不好。”




“那我最好赶紧开始睡觉,这样我的鼾声便能伴你睡着了。”Wade答。哥真是个痴情又体贴的优秀男子,他想。不过当然他还是太天真了。




“行吧,但拜托别离我太近。你每次打鼾我都能听见你喉咙里的痰发出的动静,恶心得我都要做噩梦了。” Peter听起来像是曾经受到过创伤。




“我也爱你,Petey。”Wade吻了吻Peter的后脑勺,迷迷糊糊地逐渐陷入沉睡。婚姻生活,真他妈不可思议。






END










【注1】黑湖妖潭:1954年的惊悚电影,讲述科学家在海陆交接地发现鱼人的故事。


【注2】这是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男女主角的结局片段。



评论
热度(388)

© In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