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短评:提灯照山海

也感谢您的评论

殷三景觉得很行:

昨天去观摩了这部影片,非常震撼。

能不能封神,我不知道;但在今年上映的所有电影中,足可以称王称帝,君临一切排行榜。




        切入点小,真的小,尤其是针对整个惊澜狂溅的二战背景来说。像提一盏光微线冷的灯,就这么往无处不在的黝黑影子里一探,却慢慢照出万仞长山,照出万里巨海,照出暴世里万万种姿态,诉之于光宛如流动的圣节。光色弥留于器物边角,哪怕夜色降临。

        三条线索,蜿蜒并行,时不时爆发炸到一起。但这线索太小了,太纤细了,紧央央的绷在那儿,悬得人心里发慌——马上又裂了,蹦了,撞到一块儿去了,却没法教人经受刺激之后放松下来。倒像小雷一爆或者静电一窜,吓是吓的,更吓的是不知道。不知道下次来袭究竟是个什么时候,又是个什么方式——没办法,实在太小了呀。连选的代表人物都并非典型,因为他们本就是模糊处理过的时代缩影,一个人是三个人,三个人是三万人,三万人又是三十三万个人。

        个体构成了整体。




        你知道我原以为会看到什么吗,我的朋友?我以为我会看到黑云压境暴雨喧嚣十万里长空被犁出纵横阡陌,我以为我会看到惊雷迭起划裂世界大地之上黑木张牙舞爪宛如狰狞鬼影,我以为我会看见骨肉飞洒践踏成泥浓腻血液招展妖艳将苍白的闪电染到鲜红——









        司汤达说:“真实,这残酷的真实。”




        真实太残忍了,或者说,正因为真实才残忍。这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片,并没有什么血腥的场面,并没有什么突出的亮点,并没有什么人性的挣扎与爆发,一切都平平常常,只有冷,深入骨髓的冷,冷得我瑟瑟发抖。就这样冷到冷酷,不歌颂,不责难,不渲染,甚至不惋惜。不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场上,只是呈现而已。

        因为真相往往流失于涕泪交加中,唯有无情才能接住她。





        但最后,看到和平时刻,眼泪还是忍不住流出来。人们在火车外熙熙攘攘迎接士兵回,举杯相庆,小孩子奔跑笑闹,丘吉尔的演讲印在报纸上,头一次觉得如此惊心动魄。 大海在远处翻涌,整部片子里它有过冷峻的深蓝,有过晦涩的墨蓝,还有过最纯粹的蒂芙尼蓝。像海一样啊,真实往往就是这样美丽,而又这样冷漠——就像张公子说的,诺兰在以这宏伟的波澜,反衬个体的渺小,恐惧,无助。

        与高贵。



        深以为然。

评论
热度(175)
  1. InAir殷三景觉得很行 转载了此文字
    也感谢您的评论

© InAir | Powered by LOFTER